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cache/0c325c2a0e9de1ef08a55722f439db7c):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chengbei05.cn/show.php on line 613
外商涌入,义tobu16乌老板娘开卷“新外语”

原创 外商涌入,义tobu16乌老板娘开卷“新外语”

外商涌入,义乌能否接住“地球人生意”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诗涵

发于2024.6.17总第1144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行走在义乌小商品城,很容易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打上照面。

黎巴嫩采购商哈桑是“新人”,今年第一次来义乌,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正在选购儿子发来的物品清单:乒乓球拍、被套、家具,等等。

而来自委内瑞拉的采购商罗纳德则是义乌的常客,他在广州有一家贸易公司,一年来这里3次。“我认为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商品,不仅质量较之前更高,价格也更具竞争力。”

自去年1月出入境政策优化以来,义乌外商已经回归至疫情前水平,并有所赶超。据义乌市出入境管理局数据,截至5月28日,当地常驻外商人数已超1.6万人,较2019年同期增长27.6%,流动外商人数近2.4万人;核发居留许可和签证的证件总和超2万张,较2019年同期增长13.6%。

忙着做生意的义乌人,对外商的回流并不意外。受访人士普遍表示,产业链完整、客户资源丰富、物流发达等优势,使义乌成为了外商来中国的必经之地。超出预期的,是五一假期突然涌入的游客“流量”。

正在复苏的义乌,在今年喊出这样一句口号:“来义乌,做地球人生意。”

来了很多“新面孔”

5月27日,智利客商佩德罗和生意合伙人来到义乌,与来自湖南和义乌的进出口商聚餐。到义乌洽谈生意后,又计划驱车前往武义县——金华的另一大体育用品生产地参观。

“这3年我们的业务爆炸式增长。”佩德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的电子商务发展实在太快了,不仅改变了我的商业思维,中国的市场、产品、平台设施和商人,也为我们提供了大量信息与机会。”

据义乌市商务局数据,今年1—3月,义乌进出口总值达1482.5亿元,其中出口1287.7亿元,同比增长20.5%,远超浙江省平均增速6.6%。义乌市商务局出口贸易科科长黄俊侨解释称,春节错位拉长了节前出货高峰、红海危机积压货物的疏通、斋月的提前,促进了出口额的增长。

伴随订单回流的,还有外商。目前,在义乌,来自也门、印度、叙利亚、伊拉克和俄罗斯的常驻外商较多。在宾王商贸区和稠州北路一带,许多烧烤摊和酒吧营业至凌晨4点,随处可见中东人爱抽的水烟装置。韩国一条街,地道的土耳其和印度餐厅等,也同时吸引着外商和本地消费者。

“一周接待外商的频率在1—2次。尤其是在两届广交会、上海汽配展、开斋月期间,最忙的时候可能每天都需要接待。”汽车零部件进出口商胡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过,他也表示,在国内的展销会上,熟悉的欧美客户有所减少,但见到了许多来自南美、中亚的新面孔。

服饰行业的义乌进出口商周烨在去年迎回了第一批的南美客户,然而,为了等待他的波兰客户和朋友,他从去年等到了今年。

“和对方的客户关系一直比较稳定,以前他们一年会来义乌4—5趟。去年尽管疫情放开了,但因为签证的缘故,他们还是没法过来。结果今年欧洲当地的行情不好,从2月底开始拖,现在也没有等到他们来。”周烨说,对方表示“商品消耗不掉”,订单体量下滑,转而寻找在法国的华裔采购商进货,但货源地仍然是义乌。

据义乌海关数据,今年1—4月,义乌对“一带一路”国家总计进出口1277.1亿元,同比增长26.5%,占义乌进出口总值的63.5%;对非洲、拉丁美洲和东盟分别进出口357.2亿元、322.8亿元和209.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0%、34.9%和38.7%。

从行业看,义乌劳动密集型产品和机电产品分别出口727.2亿元和669.1亿元,同比增长27.9%和14.9%。胡瑞公司的业务隶属大机电行业,今年前5个月,迎来20%—30%的增长,增长份额主要来自俄罗斯、巴西、沙特阿拉伯等国。“特别是过去几年,传统汽车售后零部件产区土耳其、墨西哥和日韩产能受限,订单业务加快转移至中国。”

出口的恢复也带动了物流增长。在义乌,有超过3000家国际物流公司,阿富汗商人帕尔维兹及其合伙人2009年创办的盟体赐(MTZ)贸易公司则是其中之一,主营国际物流、贸易和供应链管理,分支机构围绕“一带一路”国家。今年,他每个月都会接待来自土库曼斯坦、白俄罗斯的客户。

快递方面,据国家邮政局数据,今年1—4月,金华(义乌)市快递业务量达50.3万件,同比增长34.5%,位列全国城市第一。国际物流公司老板郭军表示,今年以来,无论是铁路或海运,发往南美、非洲的货物都有所增加,最多的是“新三样”大件商品,即光伏产品、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现在通信发达,外商不一定需要来现场采购商品,很多订单都来自于线上。”

不过,交易方式的改变并没有削弱外商回流。义乌中国小商品城研究院院长方正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家印度采购商中心的调研结果显示,由于贸易信息的透明化、来往交通的便利化,当地许多下级批发商更倾向于自己前来实地采购,曾经他们需要将订单委托给大型采购商。

“以印度为例,贸易订单逐渐呈现小单化、碎片化的趋势,但贸易量仍然在增长。”方正平表示,这一趋势自2014年、2015年左右开始显现。而在2010年前,一个采购订单的体量往往在“十几个柜”。在这一趋势下,集拼的物流生态优势能够满足中小采购商的需求。

不过,另有义乌市场专家指出,这也意味着大型采购商对义乌市场依赖度的削弱,由于订单量大,他们可能更倾向于直接从生产厂家或生产基地采购,绕过义乌市场。“但义乌的物流、产品供应链和营商环境优势,仍然会吸引外商前来,但可能不一定需要来小商品城。”

“义乌老板娘”出海见外商

出口市场份额的变化、采购商结构的转型,也驱动着商家出海开拓新市场。

前不久,盛宏玩具的“老板娘”孙丽娟,刚结束了人生中第一次出国参展。

今年年初,小商品城的工作人员告诉经营户们,可以报名参与今年的品牌出海展会,计划有印尼、墨西哥、俄罗斯、沙特等地。“听说印尼是个巨大市场,两亿多人口,很多行业都有进入的机会。一个做锁的老板说回来后一个订单就十几条柜,我真的心动了。”主要客户在中东和南美、没接触过印尼市场的孙丽娟,鼓起勇气报了名。

去年以来,她发现玩具行业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有些客户来了义乌,又去广州、河北甚至国外市场,纵向比价格,横向比质量,从来没这么卷过。”她说,同时很多新开商铺在同质化竞争下通过低价抢走客户,作为老厂,做产品创新的同时,也必须拓展销路。

第一次走出去,就没有空手而归。5月30日至6月1日,2024义博会海外展印尼站在当地举办,82家义乌经营户参与,收获意向客户超3900人,现场成交订单182笔。孙丽娟在展会上接到了2个客户订单,去之前,她担心提前寄过去的6箱样品会“打水漂”,令她没想到的是,有二三十个意向客户在她回访前,就问她要了报价单。“确认了自家产品在这个国家有销路,这个信息比实际订单更令我开心。”回来后,她又报名了11月的俄罗斯展会。

她在墨西哥的老客户甚至开始担心信息差被打破:“老板娘,你能不能就待在义乌,我的客户如果找到你了,我怎么办?”

小商品城自去年9月起推动“品牌出海”计划,2023年共举办俄罗斯、印尼、韩国等6场海外展,在捷克、马来西亚、莫斯科等地设立海外仓。今年4月,Chinagoods平台线下首店也在坦桑尼亚开启试运营。义乌市商务局也在推动商家走出去,将为企业在海外投资、参与境外展会、建设跨境独立站、境外品牌注册等提供奖励与补助。

能“出海”的条件之一是“品牌化”。英锐光学的“老板娘”陈嘉佳,公司主营产品为望远镜等光学设备。接手生意4年后,她在2017年注册了中国和美国的商标,决定改写“低价接单”的刻板印象,转向中高端,与国际品牌竞争。

不过,陈嘉佳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义乌这个具有强大复制模仿能力的市场,原创并非一件易事。她的门店里,有为稳定的美国客户代加工的望远镜,一年的订单量达2000万件;也有自主原创设计的亚马逊“爆款”,但随着行业跟风,4年后售价从110元降至80元,“几乎没有利润”。

作为“厂二代”,陈嘉佳不想做只会守着店铺的传统“老板娘”。“老板娘”一词已经在义乌风云几十年,但抱团成为一个IP共同体,还是件新鲜事。去年年底,义乌开启“最牛数字创富老板娘”评选,孙丽娟和陈嘉佳都上榜了“十大外贸好货经营户”。

“义乌‘前店后厂’的传统生意模式,使得商铺里80%的老板或营业员均为女性。”义乌小商品城大数据公司新媒体运营经理张亚芳表示,团队正在挖掘她们身上的商业韧劲和经营主导能力。

5月14日,8位义乌“老板娘”切换多国语言的视频广告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投放。“当前,我们面向海外的传播还在自证阶段,在国内,我们想要摆脱‘义乌货三天破’的刻板印象,用一些创新的方法,展开更具主体性的叙事。”张亚芳说。

作为第一个录制测试视频的人,孙丽娟感到幸运。起初她并不知道用途,在收到自己用一致的口型说着阿拉伯语的转译视频后,她和中东客户都“震惊”了。去年下半年,孙丽娟的公司在中东市场的业务较上半年增长了20%左右。“超能力”的背后,是ChinagoodsAI智创服务平台去年10月发布的AI应用,能够帮助生成英、法、德、阿、日等36国外语。

此外,5月23日,义乌上线了浙江首个外商服务App,其上可以办理住宿登记、签证、工作许可等政务事项,以及个人外汇结算账户办理等商务功能。

“一切都是为了让贸易更简单。”方正平表示,“以数字化建设打通贸易履约各环节并形成闭环,能够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

吸引的,不止外商

外商批量回到义乌,最明显的信号是,商铺“老板娘”们开始学习新的外语了。

“Yiwu amazing(义乌太棒了),我是义乌侬。”这是Alex在他的视频账号中最常用的结束语。作为在义乌生活的芬兰人,他喜欢挖掘中国的一切。

Alex曾旅居于5个不同的国家,2010年来到了义乌。5月6日一早,他在小商品城一楼发现义乌“老板娘”们正在外语晨练基地集体学习英文,拍摄的视频发布后,引来大量媒体转载。小商品城的外语晨练活动每日8:40—9:20举行,已经开展了17年。

Alex表示,义乌的出租车司机都能说上几句阿拉伯语,而随着今年南美客户的涌入,不少“老板娘”和业务员已经开始学习西班牙语。

多家酒店的营业员表示,今年最热闹的还是本地展会举办期间,房间基本订满。今年以来,义乌举办了礼品展、宠物展、文具展等行业垂直展会。

随着流量水涨船高的,还有租金。作为商户“门面”、城市“灵魂”的小商品城,商铺的租金还在涨。“中间主通道商铺的租金50万—100万元打底,边上商铺的租金则在10万—20万元。”一位义乌进出口商说。

当地人感到惊讶的,还是今年五一,向义乌袭来的一阵旅游热。五一期间,铁路义乌站共运送旅客34.9万人次,同比增长20.7%;义乌共接待游客145.78万人次,同比增长22.0%,过夜游客平均停留1.36天。小商品城在游客心目中的地位,不亚于“国家4A级旅游景区”。“做生意都来不及,那几天饭都没地方吃。”一位义乌进出口商打趣说。

博斯西餐厅的土耳其老板王伟,已经来到义乌20年,他在本地开有两家分店。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排队两三百米、取号两三百个的情况。5月2日,餐厅从早上10点半开到晚上12点半歇业,接待了2500位顾客。王伟打开了一个探店博主的测评视频,点赞量3万,他喜笑颜开。

“义乌好像成为了中国的一个美食街。”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以前主要是老板们带着外国客户来吃饭,现在和很多来自上海、浙江、福建、安徽来的游客聊天,都说自己是专门过来吃。”他预计,今年国庆的游客应该会更多。

疫情三年,王伟有很多外国朋友没有回到义乌,“以前义乌是大家熟悉路线的一个小地方。回来后他们发现路都变了,新造了很多高楼,没有导航就会走丢了”。

《中国新闻周刊》2024年第2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预约过程中我印象最深的环节是计算最高可贷额度,这和地段的估值、夫妻双方公积金共同余额、存缴基数的总额等有关。等结果的时候还挺忐忑的,不过还好最后批出的额度和算的差不多。”李欢提醒说,还有个要求是要把消费贷、信用贷等结清。她第一次申请没通过,是因为有笔装修贷没还完,还清后拿着结清证明又去审核了一次。

  这一消息引发了国际媒体的很多讨论,并被赋予了额外的意义。比如有人认为这是“中英关系解冻的又一个迹象”,“政客”杂志欧洲版则表示,如果英国让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那将是一次重大的“外交胜利”。这些都是从国际关系或地缘政治视角的解读,坦率地说,这些解读有些偏于狭隘了,或者说格局有点小了。尽管AI主要是一个科技话题,但英国办的这个全球人工智能安全峰会自始至终都没有脱离国内政治和地缘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影响,这些都将成为接下来该会议取得成果的障碍和限制。

  “短期来看,公积金相关政策仍是各地促进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入市、支持购房需求释放的重要举措,在降低购房成本的这一维度下,各地或将继续结合自身公积金使用的实际情况因城施策,推行‘商转公’政策的城市有望继续扩围。”中指研究院认为,整体来看,“商转公”在降低购房成本的同时,也有利于一定程度上释放居民消费潜力。

  岛内绿媒《美丽岛电子报》昨日公布最新民调,针对“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中绝对不会投谁或最不希望看到谁当选”进行提问,结果赖清德29.2%、柯文哲14.8%、郭台铭13.2%、侯友宜11.1%。

  曾刚认为,这反映了中央对房地产金融风险的高度关注。会议特别提到“一视同仁”,实际上是更多强调要加强对民营房地产企业的支持,民营房地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要得到满足,要确保它们在市场当中平稳运行,这后续需要一系列的政策。

  芜湖也在新政中提出对“商转公”贷款实施动态管理机制:当住房公积金个贷率低于85%(含)并持续3个月,可开展“商转公”贷款业务;当个贷率高于90%(含)时,可采取相应调控措施,暂停或控制“商转公”贷款业务规模。(完)